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首页 > 铁路风景 > 高铁

葡京官网

2019-07-08 07:40:17来源:用户投稿作者:铁路乘客

■本报 刘一嬴 摄

夏日的江南高柳新蝉、薰风微雨,无锡南长街上无数婀娜娇媚的身姿,细闻耳畔缥缈的声声丝竹,北望远眺,在浩瀚的长江边,“新长号”3个大字赫然入目。这艘庞然大物有个鲜为人知的名字——内河铁路轮渡,用于承担江阴北站至靖江南站间跨江铁路货运任务。2009年以来,“新长号”内河铁路轮渡与身旁赋闲不久的两位“兄长”——“北京号”“芜湖号”内河铁路轮渡一样肩负重担,单趟货运承载量可达1600吨,最繁忙时期日均渡运20余趟货物列车。更令人赞叹的是:自2009年投入使用至今,“新长号”内河铁路轮渡上的铁路信号设备状态始终保持零故障,已成为跨江运输中闪耀的明星,是滔滔江水上安全的代言。

日前,来到长江边,欲一探“新长号”内河铁路轮渡。刚到江阴北江岸边的栈桥处,只见点点黄色在朦胧烟雨中很是亮眼。走到近处,见到的是一群身穿黄色作业服的铁路职工。其中,一位皮肤黝黑、面庞方正、40岁出头、个子不高却很壮实的男子引起了注意。他叫朱正传,是上海电务段无锡西信号工区的工长,正在离地5米高的扶梯上和工友们检修信号设备。只见他一只手抓着扶梯,另一只手向上抬起,小心翼翼地拧着信号机的后盖螺丝。打开后盖后,他掏出小毛刷,仔细地对信号灯接线端子进行除尘保洁。“我们对待信号设备检修,就像是精心打扮着自己的女儿,好让她闪亮登常”朱工长一边抚摸着信号机,一边笑着介绍,这是在检修列车进出栈桥的信号机,此处是“第一进桥”,后面还有“第二进桥”,再后面才是“新长号”内河铁路轮渡。

随后,应要求,朱工长和工友们带着体验了“新长号”内河铁路轮渡信号设备检修、养护的全过程。

栈桥一共有5个桥墩。走到第三个桥墩时,朱工长对说:“这里是信号设备为列车开放转线的入口,列车上下轮渡就是看这个信号灯的颜色指示。”防护员张师傅站在最显眼处,他的职责是保证工友们的作业环境安全无障碍。朱工长熟练地爬上钢轨边3米多高的信号灯柱,很快完成了作业任务。伴着漫天细雨,和朱工长沿着栈桥一路向前,透过桥板一眼就能看到滔滔江水。“脚下一定要踩稳,眼睛向前看,慢慢走,没事的。”朱工长一边沉着地在前面带着路,一边向介绍。他说,刚开始在栈桥上也很害怕,尤其是遇到恶劣天气,栈桥左右晃动,加上江面侧风猛吹,心里直打退堂鼓。但是,一次艰巨的作业任务让他彻底战胜了胆怯:栈桥建好后,由于潮汐原因,往来船只经常擦碰到安装在栈桥下、距江面四五米的悬空信号电缆。为了消除这一安全隐患,朱工长与工友们将380多米长的电缆改迁到桥板的钢槽内侧,并用钢板防护。“那时,连着几天在栈桥上面对着江水敷设电缆,时间久了就不晕水、不恐高了。”朱工长平静地说。

走过第四个桥墩,这里的三开道岔很抢眼,它也是栈桥信号设备检修作业的重点。朱工长和工友们打开信号设备盒盖,仔细地擦拭握柄电锁器、道岔密贴检测器接点,并对道岔活动部件进行注油等查验养护。

再向前就是“新长号”内河铁路轮渡。甲板上面有6条钢轨,即3条线路,货物列车是拆分成3段停在轮渡上的,再由轮渡将其运送到长江彼岸。朱工长带领班组职工利用轮渡作业间隙对信号设备进行检修维护。同时,他们还要对轮渡机械室分线盘、变压器以及轨道电路箱盒、驾驶舱信号控制设备等进行逐一检查养护。为检修船头总信号灯,朱工长每次都要从驾驶舱旁不足1米宽的小铁门费力地爬出。朱工长笑着说:“船头灯毕竟是脸面呀。”

检修作业结束后,再经过船尾控制箱时,朱工长停了下来。他有点激动地说:“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亲自参与设计并组装了‘新长号’内河铁路轮渡信号设备。我有个儿子,‘新长号’就像是我女儿。轮渡电路信号系统娇气啊,怕潮怕湿怕灰尘。我们这些老‘新长号’人当年是把她一个灯一个灯装起来、一条电缆一条电缆顺出来、一个接线端子一个接线端子焊起来、一个螺丝一个螺丝拧上来的。”朱工长学的是铁路信号专业,毕业时他为了全面了解铁路线路做过电力工、巡道工。后来“新长号”开始建造,他主动请缨成为一名信号工。2008年,接到搭设“新长号”信号设备任务后,他兴奋地拉着人称“老轮渡”的吴师傅一起研究施工方案。在汲取以往轮渡经验的基础上,他们根据作业环境异常潮湿、风大浪急的特点,先后向上级部门提出了在船尾控制箱加设防潮密封圈、更换防水效果更好的信号电缆材质、采用主备式信号机延长使用寿命、加装导接线提升轨道电路灵敏度等改进建议。他们的建议均被采用,实践证明他们是对的。“我们‘新长号’上的铁路信号从来没出过故障,放心1朱工长骄傲地说。

往回走的时候,朱工长用手示意了一下,指向了远处的岸边。“新长号”的两位老大哥“芜湖号”“北京号”正静静地停泊在那里。朱工长介绍说,“芜湖号”是2018年10月份停开的,而“北京号”则是在今年3月停用了,如今这里只剩“新长号”还在运营。“新长号”两位“兄长”的相继退役让朱工长感触颇多:“心里真是舍不得啊,这些年铁路发展越来越快,像铁路轮渡这样老式的运输方式终将退出历史舞台。”

前几年,朱工长每周都会来到这里检修轮渡和栈桥信号设备。如今,轮渡少了,一个月最多只安排两次维修任务计划,他说:“现在检修频率低,每次来更加注重检修质量了,我们班组每个人心里都有股劲,一定要让‘新长号’信号设备零故障的纪录保持到退役。我们的‘女儿’要完美出嫁1

每次作业结束后,朱工长和工友们都会多看一眼那些擦得干净闪亮的信号设备。在他们看来,那是自己“女儿”脸蛋儿上最美的笑靥。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。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场。

铁路资讯

铁路风景